新闻资讯票据资讯财经资讯
资金报价资金报价 shibor 
票据报价贴现报价转贴报价
票据服务风险票据票据问答
票据票据学院大额行号查询贴现利率计算计算器
助手资料下载票据天数计算转贴利率计算万年历

10天丢了千万汇票,这是真的吗?

2015-05-27 08:27:24 来源:汇通票据网 我要评论 0条

  说起承兑汇票,生意人一定不会陌生。它是货币市场的信用交易工具之一,持票人可以在汇票到期后兑换成现金,也可以通过“背书”形式,转让汇票。

  苏州的老关在做生意时,就从客户处得到了一张承兑汇票,票额50万元。经银行查验,这是一张有效汇票。然而,待到期兑换时,这张汇票突然变成了一张废票。

  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接到举报线索后,从这张汇票着手调查,巡线追踪,挖出13起虚假诉讼,全都与承兑汇票有关,总涉案金额高达1100万元,其中4起已得逞,涉案金额150万元。

  50万元的承兑汇票为何会变成废票?这13场假官司从哪儿“冒”出来的?幕后主谋是谁?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煤炭交易汇票进账

  兑现期至突变废票

  老关是苏州A公司法定代表人,主要经营煤炭等业务。2012年3月下旬,安徽铜陵市B公司向A公司购买了1万吨煤炭,共计79万元。

  买卖合同签订后,B公司向A公司支付了一部分货款,其中有一张50万元的承兑汇票。从票面情况来看,这张承兑汇票出票人是江苏C公司,出票时间是2012年3月16日,在先后经过5次“背书”后,转让给了铜陵B公司。

  由于这张汇票2012年9月16日才到兑现期,而A公司在拿到汇票后,因需要资金用于经营,便于2012年4月27日向苏州某银行申请贴现。

  何为“背书”?何为“贴现”?“背书”,是指持票人在汇票背面或粘单上记载有关事项并签章,转让汇票权利或授予他人一定的汇票权利;“贴现”,是指资金需求者将未到期的票据向银行要求变成现款,银行按票据的票面金额扣除贴现日至到期日的利息后付给现款,银行在票据到期后再向出票人收款。

  在为A公司办理贴现业务时,苏州某银行向汇票的出票行—扬州某银行查询核对,得到的答复是,该承兑汇票确实是由该行出具的,不是伪造或者变造的,也不存在被司法机关冻结、止付、公示催告等情形,是真实有效的票据。

  尽管如此,苏州某银行认为,该承兑汇票2012年9月16日才到期,为稳妥起见,他们要求A公司在贴现协议上特别作出“如贴现银票到期未能收回票款,A公司须承担票款本息”的承诺。

  老关认为,这张汇票已经通过银行的核验,不会有什么风险,于是痛快答应苏州某银行要求。贴现协议签订后,银行扣除了1.6万余元利息款,把48万余元汇至A公司账户。

  就这样,A公司顺利拿到了钱,银行也办成了一笔业务。看起来,皆大欢喜。然而,他们都没有想到,一个陷阱正在等着他们。

  转眼5个月过去了,承兑汇票到期。苏州某银行向扬州某银行兑付款项时,却被告知该承兑汇票被扬州某法院于2012年7月5日裁定停止支付,并于2012年9月12日作出判决宣告该票据无效。

  苏州某银行感觉被骗,找到老关。对此,老关百口莫辩,只能按照协议,给付苏州某银行50万元。

  暗中调查疑窦丛生

  老板不甘怒而举报

  一张被银行确认有效的承兑汇票,法院凭什么判它无效?老关做了几十年的生意,头一回遇到这样的怪事。他不甘白白遭受这损失,决定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这一查,竟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疑团。

  原来,2012年6月18日,扬州D公司以持票人的身份,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理由是该汇票不慎遗失了,并提供了该张承兑汇票的复印件、转让证明等证据材料。

  所谓“公示催告”,是一种民事诉讼的程序,是票据丧失后失票人保全和恢复其票据权利的重要补救措施。人民法院受理后,会根据丧失票据人的申请,以公示的方法,告知并催促相关票据利害关系人在一定期限内申报票据权利,到期无人申报权利的,则根据申请人的申请依法作出“除权判决”,即宣告该票据无效的判决。

  这样一来,申请人可以凭“除权判决”,要求相关银行或债务人支付票据上的金额。

  同年7月5日,法院在报纸上发出公告。同年9月12日,因在规定期限内,无利害关系人申报票据权利,法院作出了除权判决。

  在了解了这些情况后,老关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从票据上记载事项来看,从出票人到所有的背书人,均没有扬州D公司,票据最后背书转让至A公司,明明自己才是最后的持票人,而且还与银行进行了贴现,为什么D公司会称其是票据的持票人?

  更让老关无法理解的是,自己是2012年4月份收到该票据后到银行贴现,而他的前手收到票据的时间则更早。按理说,这么一大笔资金丢失,扬州D公司应该会及时知道并立即申请公示催告。那么,扬州D公司为何在2012年6月才发现?

  对于涉案法院,老关也是一肚子火,他想不通,法院是依据什么来认定D公司为持票人的呢?难道仅凭D公司的一面之词?即便法院发出公示催告,但是,该公告刊登在人民日报、法院报等报纸上,自己从不看这类报纸,根本无法知道。

  老关怀疑,D公司可能是利用法院来进行票据诈骗,也可能是与法官相勾结作出了虚假的公示催告。为讨回公道,他给江苏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写了一封举报信,举报扬州某法院法官枉法裁判,D公司涉嫌票据诈骗。

  检方介入深入侦查

  抽丝剥茧揪出主谋

  由于老关的举报涉及扬州的法官和公司,省检察院把该线索交由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办理。

  去年年底,在收到该举报后,该院民行科检察官高度重视,通过阅卷、研究分析,最终决定,从法院的公示催告程序着手展开调查。

  随后,办案检察官前往涉案法院调取相关卷宗材料。这一查才知道,扬州D公司共向法院申请了8件公示催告案,票据金额合计300万元,全是在2012年6月18日这一天提交的申请。同年7月5日,法院受理了这8起案件,后发出公示催告。其中有4起案件因有权利人申报权利,法院未作出除权判决。因此,D公司仅得逞了4起,获取了150万元。

  一天就向法院申请了8起公示催告,这一异常情况引起了办案检察官的怀疑。那么,D公司是否有可能在其他法院也申请过公示催告案件呢?

  随着调查的深入,检察官发现,D公司在2012年6月8日还在邗江区法院申请了5件公示催告案,票据金额共计800万元。经过公示催告后,全都有持票人申报权利,因此,D公司均未能得逞。

  短短10天内,向两家法院申请了13起公示催告,涉及的票据金额累计1100万元。也就是说,在10天内,D公司共丢失1100万元汇票,这个老板是真糊涂,还是另有企图?该公司真的有这么大的资金实力吗?

  针对这些问题,检察官暗中调查。结果发现,这个公司早已处于半停产状态。检察官怀疑,D公司可能存在虚假诉讼。由于举报信中举报法官枉法裁判,相关领导在听取汇报后,安排职务犯罪侦防局配合民行科调查。

  在接下来的调查过程中,检察官了解到,法院受理公示催告案件仅进行形式审查,即申请公示催告人只要提供初步证据证明申请公示催告人是票据的最后持票人即可,法院并无调查核实该证据真实性的法定义务。

  而通过走访调查、翻阅这13起案件的卷宗,检察官发现,在法院立案阶段,D公司都提供了票据收款人出具的转让证明,以证明其是票据的合法持票人。这也就意味着,法院在办理这些案件时不存在枉法裁判等问题。

  排除了法官的涉案嫌疑后,检察官分析认为,该案可能存在经济犯罪,随即与扬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联系。经商讨,办案人员决定从老关的那张票据入手调查。

  经调查、梳理,办案人员发现,D公司之所以能够成功让法院发出公示催告,除了汇票的复印件外,还有一份证明至关重要。这份书面证明出具人是扬州E公司,主要证明涉案的承兑汇票是江苏C公司背书给E公司,后E公司转让给了D公司。除了该票据外,另外7张票据也是如此,上面均有E公司的相关印章。

  但是,这8张票据上,都没有出现过D公司。那么,E公司为何作出这样的证明呢?为此,检察官和民警来到E公司,向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老齐询问情况。

  对此,老齐解释称,他和D公司从没有过业务往来,但是他和涉案汇票的出票人—江苏C公司十分要好,有时公司的相关印章也会交给C公司使用。他怀疑那些证明是C公司用他们公司的印章来出具的。

  掌握这一情况后,办案人员立即来到C公司。面对询问,C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昆的说法是,涉案的8张汇票原本是要支付给E公司的,后来因故未果,于是,公司的会计小尤就找了D公司私下贴现。然而,贴现后的一天,D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明楷找到他称,贴现的票据丢失了,需要到法院申请公示催告,希望他帮忙联系E公司出具转让证明,这样法院才能受理。罗昆信以为真,帮他办了。

  由此看来,这份证明是真的。那么,这些票据真的丢了吗?事已至此,检察官决定与林明楷正面交锋。在被带至检察院后,林明楷面对询问,起初是三缄其口,后开始给检察官编故事。这些谎言被检察官一一拆穿后,林明楷最终全部交代了。

  投资不慎损失百万

  恶意串通作假被抓

  原来,林明楷除了是D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外,还有一个身份—票据贴现中介。他和C公司的会计小尤是同学。

  2012年3月左右,林明楷得知小尤的公司要贴现8张汇票,共计300万元,不禁左右为难—他想接下这笔业务,可手头的资金根本不够;然而,要放走这么大单的生意,他又心有不甘。思来想去,他想到了万平。

  万平是林明楷的发小,也是个贴现中介。和林明楷相比,他不仅路子广,资金也充裕。得知这单生意后,万平以290万元的价格将这8张汇票全部接下。

  几天后,同行罗大伟找到万平,提出想使用这8张汇票1个月,期满后会按照票面金额给付他现金。

  一转手,就是10万元。万平一口答应。然而,就在他坐等收钱时,一个噩耗传来—罗大伟因非法从事票据贴现,被公安机关查处。

  万平一听,顿时傻了,赶紧找到林明楷商量补救方法。其间,两人听说,汇票丢失后可以通过公示催告这一诉讼程序补救,于是,便动了歪脑筋。

  在咨询律师后,两人得知,公示催告需要复印件、转让证明等材料。而巧的是,万平平时有个习惯—在收到承兑汇票后都会复印几份,以备不时之需。因此,他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弄到转让证明。后林明楷先后找到小尤和罗昆,谎称汇票丢失,骗来了证明。

  此后,两人又如法炮制,弄来了另外5张承兑汇票的证明,并先后于2012年6月8日、18日向法院申请了13起公示催告。此后,由于其中4张汇票的权利人未及时申报权利,导致票据被宣告无效,万平和林明楷共计拿到票据款150万元。

  案发后,检察官将万平“请”至检察院,得到的说法与林明楷一致。至此,检察官认为,林明楷和万平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虚假诉讼,甚至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因此,将该案移送至扬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

  目前,公安机关已对万平、林明楷立案调查。与此同时,开发区检察院民行科也回复老关,并建议他通过民事诉讼的途径,向万平和罗昆主张票据损害赔偿。(文中人物及公司均系化名)

  如何弥补公示催告制度漏洞?

  办案过程中,检察官分析认为,该系列汇票虚假诉讼案之所以能够得逞,除了林明楷和罗昆的恶意串通外,公示催告制度本身也存在漏洞。

  “法律规定票据的公告期限不低于60日,而票据的付款期限一般是6个月,不法分子正是利用了这一时间差来欺骗法院达到其非法目的。”检察官表示,目前,开发区检察院已向涉案法院发出检察建议,建议法院在公示催告案件中应更加审慎,尽量将除权判决的发出时间延迟到票据付款期限之后,从而弥补法律漏洞,减少虚假诉讼,同时建议法院惩戒相关虚假诉讼人。

[返回票据千里眼栏目首页]

评论 (0)

你的评论  · · · · · ·


图片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