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票据资讯财经资讯
资金报价资金报价 shibor 
票据报价贴现报价转贴报价
票据服务风险票据票据问答
票据票据学院大额行号查询贴现利率计算计算器
助手资料下载票据天数计算转贴利率计算万年历

老板频跑路 民间借贷现危机

2011-11-24 00:00:00 来源:南方日报 我要评论 0条

  编者按:“民间借贷”是今年最热关键词。从年初银行信贷收缩开始,民间信贷已然被推到风口浪尖。最近全国各地开始接二连三爆出民间拆借链条断裂的个案。专家认为,按照目前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民间拆借市场风险爆发、资金链条断裂是必然的。今起本报将推出系列报道,关注民间高利贷疯狂之后的风险。

  现状 民间借贷数额巨大、参与者多

  从温州到鄂尔多斯,再到“宝马乡”,涉足民间拆借的主体已从中小企业之间扩散到整一座城的普通居民,风险也随之扩大。随着拆借成为了民间“理财”的时兴方式,各地的民间借贷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为了一场“非法集资”的盛宴。

  最近央视曝光的“宝马乡”江苏北部的贫困县泗洪县石集乡集资事件将民间借贷的风险推上了风口浪尖。据了解,今年春节过后,石集乡98%以上的村民都参与到高利贷游戏中。5月底,高利贷链条一夜之间断裂,并从石集乡迅速向其他乡镇蔓延,穷困群体上亿元的血汗钱瞬间蒸发。

  然而,这只是全国民间借贷脆弱资金链条中的冰山一角。内蒙古大学的一份调研显示,50%的鄂尔多斯城镇居民都参与到了放贷与借贷的资本活动中。同样在发达的珠三角地区,不少投资无门的个人储户闲钱也纷纷义无反顾投身民间拆借。

  记者最近以来的采访对象中,不乏从向银行申请个人贷款后转投民间高利拆借以赚取其中差价的白领,甚至有从香港不远千里贷入港币换成人民币借出的。“2分的月息,10万元一年的利息就是2.4万元,相当于我3个月不工作就拿了工资。现在股票、房地产都没有那么好的收益。”一位拆借人的话代表了大部分投身民间借贷个人的心声。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目前我国民间借贷数额巨大、参与者众。不少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甚至商业银行也都成了民间借贷的二传手,民间借贷很可能成为中国式次贷危机的爆发点。“刘明康称东部沿海地区有3万亿银行资金进入民间借贷领域,我们在西部一产煤区调研,发现该地区一家银行个人贷款占其贷款总量的80%,仔细探究,由于个贷手续简便,这些资金贷出后被转手投向高利贷。”郭田勇透露。

  然而,参与拆借的不仅是个人,上市公司也将其当作重要利润来源。公开数据显示,截至9月初,发布投资理财产品公告的上市公司已经超过60家,合计金额达200亿元;发布委托贷款公告的上市公司也多达64家,合计放贷约170亿元;做股权投资的上市公司更是数以百计。

  调查 “最近我都忙着各处催账”

  日前,网络上关于高利贷“跑路”消息频频传出。8月1日,温州巨邦鞋业公司老板王和霞失踪。8月5日,福建建阳刘斌案爆发,担保公司损失就超过10亿元,十多家担保公司老板外逃。9月初,温州市龙湾区“百乐家电”女老板突然“无故失踪”。此外,还有温州当地江南皮革、波特曼、三旗集团、浙江天石电子等关门倒闭,位于温州市炬园西路130号的“耐当劳鞋材厂”突然停工,位于温州市机场大道618号的“江南皮革厂”老板黄鹤突然不知所踪……温州民间借贷链条断裂,闽北担保链链条崩溃,厄尔多斯拆借风险一触即发。“温州民间借贷‘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一旦某个环节出问题,很可能导致“多米诺”效应。”业内人士评论指出。

  “由于一些本地企业开始破产,借贷人估计今年大约有10%-15%的未偿贷款将会变成坏账。”根据里昂证券的一份报告称,这些借贷人向投资人付出的月息是1.5%-1.8%,较一年前的1%到1.2%的月息有所上升。60%-70%的贷款进入本地企业,用于维持企业运转或偿还债务。

  前段时间不断放贷入押,忙得不亦乐乎的投资公司负责人陈先生,最近业务重点已经悄然发生改变,从做新业务变成了清理旧账。“最近我都在忙着各处催账,现在借钱的需求虽然很大,但是我们很多此前的数都还没有追回来,很难再借出去。”他告诉记者,最近经常会有延期不还的人。“肯定是要经常去催的,即便没有到期也要提前催,不然他就先还给别人了。”陈先生道出了频频追数背后的无奈。

  郭田勇分析表示,目前民间借贷的最终需求者中不排除一些临时性、过桥性资金需求,但主要以中小企业和房地产公司为主。然而,目前中国经济的减速意味着部分企业效益和还款能力降低,房地产调控的持续将使部分开发商难以支撑,因此,债务链条发生终端断裂的可能性在增大。

  分析 资金链断裂是必然的事情

  一直研究民间金融的广东社科院研究员黎友焕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直以来民间借贷资金都有断裂的风险,目前仍然稳定,尚未出现大面积的资金断裂是因为各种渠道的资金在源源不断地涌入民间借贷市场,整个市场在越吹越大。

  很多中小企业做外贸的利润本来就很低,根本没有可能靠实业赚钱来还如此高的拆借利率的。大部分企业借道民间拆借都是应急用的,这些企业资金链条本来就紧张,应对风险的冲击能力也比较弱。

  目前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这个市场的总体在扩大的同时,资金来源渠道范围也在扩大。原来多为企业间的自有资金,现在包括很多市民集资、农村建设资金、农民集资也卷进去了。随着捆绑的主体越来越多,其链条一旦断裂,带来的风险也会越大。“包括银行资金、担保机构、小贷公司、典当行等金融机构,资金较为充裕的企业,投资无门的普通大众,所有这些资金都搅在一起了,源源不断地流入,在吹大这个民间拆借市场。目前尚没有较大的风险事件,资金又前赴后继地补充进来,民间借贷才暂时没有爆发出严重的风险。

  不过,黎友焕指出,由于利率超高,按照目前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民间拆借市场风险爆发、资金链条断裂是必然的事情。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若刹不住民间借贷的风潮,大规模的资金链断裂与坏账可能成为首个攻破中国金融安全堡垒的敌人。这是因为国际环境日趋恶化,中国制造业成本又居高不下,实体经济的利润逐渐被侵蚀,现有的企业借贷不过是维持脆弱的资金链条,如果宏观经济形势稍有恶化,企业盈利有了问题,信贷链条将首被冲击,形成坏账。

[返回财经资讯栏目首页]

评论 (0)

你的评论  · · · · · ·


图片站